兄妹俩顺利升了高中,天星这边虽然花了点钱,但是好在她成绩没有那么差,也没让她父母花很大的力气。

    天星依旧没有变成乖巧的妹妹,兄妹俩忙着各自的事,越来越像陌生人。山渝偶尔想起那个夏日的夜晚,两人并肩携手归家的事,却恍惚只觉得是梦。天星自那之后再没跟他交过心,反而避他越来越远。

    有几次见她难得独自回家,身边既没有叽叽喳喳的nV同学,也没有隔壁学校的流氓,他主动走向她,却b她跑起来躲他。于是,山渝也不再讨嫌,只当天星是同校的陌生人。

    唯一一次天星在学校主动找了山渝,却只是为了问他要钱。

    山渝的成绩虽然不像中学时那么耀眼,可依旧能维持在年纪前五十之内。家里条件好,他样貌不差,自然b中学更受欢迎,只是脾气太差,一直独来独往,同天星一点不像一家人。

    天星依旧不怎么好好学习,但是她机灵,知道找重点,加上零花钱足,作弊技巧也高,她也能维持着中等生的成绩。

    联考时两人一个考场,山渝亲眼目睹了她妹妹在监考老师背过身的行径,对此十分不齿,但事不关己,他不会开口。

    不过其他人就不是这样了。

    同一考场的人有人直接举手举报楚天星作弊,天星自然睁着眼说瞎话,辩解自己清白,纸条攥在天星手心里,紧张的却是山渝,她看着天星站起来交了卷,那张纸团在她起身的时候被丢在地上,她平静地用脚尖蹭了下,纸团滚到天星脚下。

    可他犹豫再三,没有照着妹妹的意思踩住那张纸。

    作弊就要接受惩罚,如果觉得羞耻那么今后就努力学习,一雪前耻,这是每一个没作弊的学生的想法。

    山渝也觉得这是对天星好,所以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

    当老师在nV同学的提醒下捡起纸团,天星也没有认罪,她在班主任办公室说那不是她的,是后面的学生考试看花了眼,至于她提前交卷,是因为觉得自尊心受挫,没法继续答题了。

    后来天星不辩解了,一个劲哭,她哭得很响,直到考试结束,办公室门口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

    楚山渝也站在人群中,有人光明正大地叫好,也有人耳贴耳窃窃私语说她活该。

    山渝到底担心天星,敲门进了办公室。可是如今的天星是青春期的反面教材,山渝就是学生身份的正确答案,天星在cH0U泣中看了他一眼,可那一眼确实带着他从未见过的愤怒与厌恶。

    只要楚山渝出现在这里,楚天星就算什么都没做也是错,毕竟她没有成为哥哥那样的人,本身就是最大的错误。

    “老师,我是楚天星的哥哥。”山渝拍了拍天星的肩膀说。

    老师自然知道他们的关系,然而成年人是不会允许自己被一个还没rEn的少nV愚弄的,一样年纪的哥哥算不上什么家长,无非是青春期男孩的自尊心过分膨胀罢了,因此天星的爸妈被请来了学校。

    然而教室没有监控,除了那个nV孩,考场中没有另一个人指认楚天星,因此她一口咬定没做,就算老师YyAn怪气教育了她两个小时,楚父楚母也只皱着眉说以后加强管教,并不真的教训nV儿。

    不过天星爸妈出了校门就大吵了一架,楚爸爸也因此一个月没有归家。

    天星没事人一样跟母亲回家,山渝却被她关在了门外,母nV俩在屋子里争吵,山渝听不清楚说了什么,一个小时后天星Sh漉漉地给他开了门,衬衫扣子被扯开了线,毛衣的半个袖子挂在腋下,左脸已经肿了,白天鹅变成了落汤J,山渝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跟别人一样去惩罚他,不过作弊而已,早知道他自己替她认下就好了。

    他带着妹妹去浴室,给她放了热水,架子上挑挑拣拣,选了个看上去能催眠的入浴剂扔了进去。他这才看到自己刚才连鞋子都忘了脱,他犹豫地踏了两步,索X破罐子破摔,就那么穿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