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夏小说站>青春都市>夏长冬藏(骨科) > 10我的就是哥哥的
    图穷匕见,她这句话算是让他紧绷的神经得到了放松,天星躺回枕上,头晕目眩的山渝却开始故作紧张地问道:“你怎么了?他们欺负你了?”

    她顿了顿,执起他的手落下一吻,温热而柔软的叹息落在他的手心中,山渝猛地cH0U了手,“你g嘛?”

    她嗔怪道:“头上缝了七针么,哪里来的力气,不要乱动哎。”

    他追问:“你刚刚是在g嘛?”

    天星这下倒本分了,老实跟他分开了些距离。她今日没有穿那些带着钢圈的厚蕾丝x罩,x前只有一层薄薄的海绵,她的x压在他手臂上虽不过十秒钟,他却一动也没敢动,男人的愚蠢赤/lU0/lU0摆在她面前,天星玩味笑道:“心疼你。”

    “你别胡闹。”

    她看不清楚山渝的脸,却也知道他故作镇定的样子必然十分滑稽,她原本是要坦诚自己的打算的,可现在却起了逗弄的心,她问道:“那你说我是g嘛啦?”

    “星星!”

    这称呼让她不耐烦起来,她自顾自躺平瞧着天花板上奇怪的斑点,山渝等她自首,不久后天星淡淡道:“你不喜欢屈意舒对吧,人家学习好,我看她成绩倒b之前更好了,又会演讲,又会写诗,前途不可限量,对你也有意思,走廊上碰见,她永远独来独往盯着地板的,可是跟你说话的时候却敢侧着脸看你,单相思啊,瞧着可怜Si了,可我知道你为什么不喜欢她。”

    她语气沉缓,像是要睡着了。

    屈意舒看起来实在是个普通到很不起眼的nV孩,可是天星却很难不去注意她,因为她普通地让天星十分嫉妒。

    她观察屈意舒,只是没机会模仿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