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夏小说站>奇幻玄幻>嫁明月(民国1v1) > 第十五章:主义与大义
    学校的课程并没有很多,云柒倒是被京南大学的图书馆x1引了,本就是历史悠久的大学,里面藏书颇丰,气息古朴而深厚。

    云柒这月余来,白日里除了上课,就是泡在这图书馆里,正好也可以躲着那些看不起他们这些旁听生的“高傲才子们”,她常去的是一个靠窗的小角落,那里刚好有一个小沙发,书架半挡着宽阔的大窗,只露出足够照亮这一片地方的光线,午后落yAn前,倒是偷得浮生半日闲。

    她不太Ai喝那些名贵茶叶,总觉得苦涩,可是每次云先生端着茶杯徐徐入口,她又觉得云先生在喝什么琼浆玉Ye,她Ai红茶,西洋传过来的东西,带着甜,如果是没有课的下午,她也没参加什么活动,便捧着一杯子的红茶,窝在这角落沙发处,随意找一两本书,如此惬意。

    云柒不择书看,她挑到哪本就看哪本,从复杂的哲学理论书到古代的天罡八卦五行书,杂七杂八,她都觉得很有意思,也许是因为她过往看的太少,现在看什么都是有意思的,她记忆力又好,看过可不只是看过而已。

    要说喜欢,她倒挺喜欢诗词的,看着就很有意蕴,其中所含不仅意境悠长,而且遣词造句更是妙极,她很是佩服那些古人的。

    云柒喝了一口红茶,继续低头看着手中这本她无意看到的书,讲的是她之前不曾接触过的东西,一些对于当今时事的看法还有一些很有意思的思想主义,这段时间以来足以让她了解现今这个国家的局势,结合云先生偶尔透露出来的话语,她也明白云先生他们要g什么。

    只是不知是她自身原因还是什么,她对此并无什么太大的感受,一个记忆里只有杂活和狭小阁楼的人,哪里能共情到家国存亡上呢?

    下午还有一节课,赶紧看完去上课,唔,这个叫马克思的所提出来的主义倒是很有意思呢,反正在她看来,他的想法不同于教授们给他们上过的资本主义,无政府主义等等,很实际。

    一个教室的人很多,她看完那本书之后紧赶慢赶地跑过来的,教室已经被占满了,嚯,人挺多啊,她之前上的课可都没这么多人的,她眼睛一转,凭着自己娇小的身躯钻了进去,人群中不时传出抱怨太挤的声音,她找到一个靠墙的地方,便在那儿站着了,反正也没空座。

    随着上课铃声想起,前面的教室门口才匆匆进来一个人,他穿着灰青sE的袍子,很耐脏的那种,腋下夹着一本书,身形有些佝偻,云柒一下就认出来这是那天她来报道时办公室的古怪老头。

    云柒若有所思地往周围看了看,全是人头攒动,黑影重重,来的人可真不少,除了本校的学生外,她还看见了好几个她上过课的教授,以及一些看起来就不是校内的“大叔大婶们”。

    云柒点头,嗯,鉴定完毕,是一个德高望重的人,据说这种人多少有一些怪的,所以是可以理解当时对她的态度的。

    “咳咳,安静。”台上的怪老头发言了,气势倒是挺足的。

    “今天我来给大家上这节课,我们就不讲那些照本宣科的东西,我们来讲讲,主义。”他拿起一支粉笔,在背后黑板上写下这两个字,字T遒劲有力,颇有风骨,他没介绍自己的名字,但是看周围学生脸上的表情,显然是认识这位老人家的。

    云柒想到下午看的那本书,也是讲这个的,里面分门别类的挺多,没想到这会儿来上课,这个怪老头也要讲这个,怪老头,云柒给这位老先生起的称呼,嘴上得罪不起,那是她识时务,但是暗地里,她给人家又取了这么个绰号。

    “我最近听到时下人讨论最多的就是这主义两个字,他们大呼救国,就要引进这些所谓的各种主义,恨不得要将这些都试验在这国家里一遍才好,各人说法不一,争起来红脖子粗脸,看相实在难以如眼。”云柒来了兴趣,身子也不靠着了。

    “在座的都是未来的国之栋梁,平日里接触过的主义想必不少,小老儿我想要听听在座各位给我这个半截埋h土的说一说这各类主义和你们的看法,有谁可以先来给我说道说道啊。”他笑眯眯的,全然没有那日的怪里怪气,要不是之前见过他,云柒都要以为他就是一个和蔼的老教授。

    这个问题并没有很难讲,他们上课的内容本来就包括各种主义,他问这个问题的重点主要在于后面说的个人见解,结合前面说的国家,无非就是想要让他们谈谈主义和救国之间的个人想法,云柒思索。

    很快就有人举手,站起来侃侃而谈,云柒她自己倒是没什么想法,毕竟她除了对云先生之外的什么事情都是没什么感情。

    那人说的挺好的,先全面阐述了一下改良主义的内容和思想,然后结合当今形式发表自己的看法,就是有点中规中矩了。

    台上的怪老头点点头让那个同学坐下,“旧日时,梁先生也是对改良主义颇为看好,只是没想到如今还有人对这番思想了解地如此细致过,不错。还有人吗?”

    后面又陆陆续续站起来几人谈了一番,云柒听的是挺津津有味的,她没想到这些在她看来内容空泛只陈述晦涩深奥的东西还能被理解成这样,有点开了眼界的意思,云柒突然想到下午看到的那个马克思主义,怎么没人讲呢?

    “空泛陈头的主义,讲了这十几年,你们说来都是个个如数家珍,我这个小老儿也来说几句,我活到现在,虽说事业并无什么大成,学术文章上也无大就,可看过的,b你们要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