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夏小说站>灵异科幻>陶珏记 > 陆珏,惩罚开始了
    我和林亦说了一下我和刘安儿的关系,这时刚好刘安儿看到我了,打个招呼过后,她就自己去找乐子了。

    “对了,陆珏要来了,我刚告诉他了”林亦给吕陶陶到了杯酒,“你和陆珏的矛盾还是要好好处理一下,你看你们两天不联系,就发生了这么大事,要是你和陆珏发个官宣不就没事了吗?”

    提到和陆珏的矛盾,一切要从那个电话说起。

    “你是吕陶陶女士吧,我是陆珏的父亲,我也是刚刚知道你们两个人的事,但……”陆父顿了两秒,“你在设计界的名声复杂,我家又是清流,你应该多多少少听说过我们家里的情况,我本不想棒打鸳鸯,但我也希望吕女士能明白我的意思。”

    “陆叔叔,我和您儿子还是男女朋友,接回来会不会分还不一定,您要是不像您儿子和我在一起就去和您儿子商量,而不是在这威胁我一个弱女子,名声复杂也只是说性取向的问题,您不知道吗?况且我的能力并不是这些花边新闻可以抹灭的。”说完没等他回复就直接挂了电话。

    后面我把这件事情完完整整的告诉了陆珏,让他去解决,不管结果如何,我这几天都不想理他,然后就去和刘安儿喝酒,后面就发生开头那件事。

    “没什么,他父亲给我打了通电话,我让他去处理一些事而已。”我晃了晃酒杯,眼角微微弯起,似乎在笑,懒懒道,“告诉他也没什么,刚好趁这个机会说清楚。”

    话音刚落,就看到陆珏从门口进来,朝吕陶陶走去。

    陆珏对林亦道谢后,拉着吕陶陶就往三楼房间走。

    到房间后,

    “陶陶,对不起,我已经和父亲说明了我们的关系,我已经处理好这件事了,你不要生我气了好吗,你想怎么对我都可以。”陆珏抱着我,垂下眸子,望着我,哀求道。

    本来想好聚好散的,看他这幅可怜样子,想到既然把麻烦处理了,这次就原谅他。

    我是这么想的当然也就是这么说的。

    “说好我对你怎样都可以的,走吧。”我拉着陆珏去浴室。

    陆珏红着脸,小小声说:“陶陶,你要对我轻点。”

    吕陶陶在房间找到两副手铐,又捡了上次还没来得及丢掉的快递保护气泡膜,把手铐绕了几圈,再搬了个小椅子回到浴室。

    “坐到地上去。”

    “好。”

    吕陶陶先将他双手一铐,再用另一副挂住中间的铁链,站在椅子上,推开浴室顶部一块的盖板,费了好大一翻力气才将手铐的另一头挂在里面的管道上。

    陆珏很高,但这样吊着,脚尖也只能堪堪触及吕陶陶搬来的椅面,几乎全身的重量都吊在了手腕上。

    吕陶陶在地面欣赏着自己的杰作

    也许是因为这姿势有些吃力也许是因为这姿势有些吃力,他说话有些喘。

    “陶陶………想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