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之夏小说站>竞技网游>东京积雨云 > 第十七章 此在
    第十七章此在

    2018年3月22日星期四夜

    这晚,暮怀君几乎没有睡着。他反反复复品味着路遣的怀抱——仰在路遣温热的怀里,温热的鼻血流啊,流啊。暮怀君又细细回忆他与路遣一起走到超市的场景,那些来来往往的人,那微凉的风,那青苍的天色,那浅浅的月亮。他还回忆路遣做饭时打的喷嚏,路遣泡在水里的双手,路遣的贴身打底衫,路遣看着他吃饭时的温柔眼神。

    路遣说:我还有家庭。

    暮怀君愣愣地躺着,夜里微弱的灯光透过窗帘缝隙照进来。暮怀君双目空空,只把手伸进内裤,轻轻地抚摸自己。他没有欲望,只如很多年前的每个空洞夜晚一样,做被要求的事情。今夜,爸爸不在,暮怀君的世界只剩自己。

    树影印在半透明的窗帘上,好像一双双手,爬动着,挥舞着,引诱着,那么灵巧。

    暮怀君坐起来,他慢慢穿好衣服,打算去湖边散步。

    他曾穿过各种各样的夜,纸醉金迷,杂乱无章,狂躁喧嚣,到处横着白花花的肉身和胀鼓鼓的性器;或是高雅宁静,泉水叮咚,星空璀璨,白色餐桌上的烛光映照着红酒。亦有如今夜一样的寂寞,在许多无眠的夜里,从空荡荡的家里出来,漫无目的地走,走,走。

    李门卫眯着眼昏昏欲睡,余光瞥见一个从四合院内走出来的人影,便打开伸缩栏栅的开关:“这么晚,还去散步啊。”

    “嗯。”暮怀君点头,晃悠着出去了。

    老李是两年前认识的暮怀君。两年前的夏天,人事处的管事来给老李说,四合院后面的别墅要有人住进来了,以后更要注意安全。老李随口问,是不是黄总的家人要住进来,因为这四合院一半是黄总修来会客的,一半是给公园部分管理人员办公的,四合院后面的别墅则一直闲置,如果要用,那也一定是黄总的人。管事的只说,别墅被一个公司买下来了。此后,就有工人陆陆续续开始装修。装修完,到九月份,老李也不见新面孔进来办公。过了几天,四合院里的几位安保工作人员被组织起来开了个小会,才知道,要住进来的人不是公司员工,而是公司的公子。

    这位小公子,认谁看了一眼,都不会忘记。棕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玻璃一样的眼珠,打扮得如橱窗里的人偶。

    “你是混血吗?”老李第一天见到暮怀君的时候就这么问了。

    暮怀君面无表情地点头:“嗯。”

    “早上那个是你的保镖?”

    暮怀君笑了:“是我爸爸。”

    “哦,他总是穿西装…”在老李的刻板印象里,保镖都是穿西装的,“那刚刚出去的是?”

    “司机。我还有一个助理,过几天到位。”

    暮怀君不会把这些提问认为是普通保安的好奇打探,他以为这些老头和家里受过专业培训的安保一样,在履行工作职责。

    老李和其他几位保安,这两年来,已经熟悉了暮怀君和他周围的人,不再多打听什么,但凡看见熟悉的面孔,开门就是。

    暮怀君出了大门,踩到两片干枯的叶子,咔嚓,暮怀君的心颤抖,他抬头,发现枝头上新生的绿芽。此刻,他不知因何而沉闷的心,开始有了些喜悦,一点点而已,他默默对心里的那个人说:老师,这棵树发芽了。

    而这个夜晚,路遣并不那么惬意。

    女人板着脸,在沙发上坐着:“路遣,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手机也打不通。”